本土藝苑丨西口文化與草原絲綢之路
發布時間:2019/6/20 18:37:47 點擊數:921
0


走西口是華夏大地歷史上人類三大遷徙之一,與闖關東,下南洋齊肩創下了移民史上的偉大壯舉。尤為以走西口形成規模,造成影響,延續百年。打下了晉商500年輝煌的堅實基礎,是一部最早的西部大開發的序曲,也是民族團結,民族融合的一曲贊歌。從而形成了獨特的西口文化,成為草原文化不可或缺的一支奇葩,燦爛輝煌。


一、走西口的形成與發展


1、歷史原因:明末清初,晉陜地區地窄人稠,太行,呂梁兩大山區地掛懸崖高坡,基本上無地可種。再加上朝代更替,戰事連年。更是由于水旱災害,常常是餓殍遍野,尸骨拋荒。兵劫匪患使晉陜人民難以生存。清政府禁令森嚴,出口外以死罪論處。為了求生糊口,有大膽者偷渡黃河,暗闖虎口,舍妻棄子,到口外謀生。一路上翻山越嶺,走沙漠過荒原,風餐露宿,忍饑挨餓,不知死了多少人。也有成功者,被蒙古老鄉救起,之后租了口外的地,春來秋回,成了“雁行者”。


“二姑舅捎來個信,

西口外好收成。”


一傳十,十傳百,走西口形成了人流,形成了潮流!


康熙親征噶爾丹,親眼看到了口外黃河沖積平原千里沃野,人口稀疏,適合移民,于是解了禁令,大批移民紛紛向口外走來,形成了走西口的移民大潮。


2、地理原因:內蒙古地區在未與東部合并之前,西部地區與山西、陜西、河北、甘、寧等地區為近鄰。


水路:河曲、保德、偏關等地,一過黃河便是鄂爾多斯。尤其是河區的西口古渡,沽水時期經娘娘灘鳧水便可過河,之后有了小船擺渡就更加方便,大量的河、保、偏以及陜西神木、府谷等地移民,整建制地移過河向口外走來,主要在呼市、包頭的薩、托二縣及后山地區落腳。


旱路:祁縣、太谷、平遙等地從旱路走來,經殺虎口,鄂爾多斯分散到呼包二市及其它地方落戶。


河北、甘肅、寧夏的移民也從東到西來到口外。


所謂的“西口”是一個大的地理概念,是一個泛指。所謂的“口”,一般是指長城的“關口”而言,如喜峰口,獨石口,古北口,南口,張家口以及殺虎口。也是一道當時政府嚴把的稅關。當時的殺虎口稅關小到只許一人一驢走過。


3、人文原因:大量移民在政府開禁之后,緩緩不斷地從水路,旱路涌入口外。其中一是農民潮:口外海海漫漫的沃土良田使他們找到了生路,從春來秋往到落地生根。二是經商潮:山西、陜西及其它中原漢民族文化先于邊疆地區的發展,也由于相互的需要,看到了商機。游牧民族大量的馬牛羊駝,肉乳皮張,吸引著口里人的眼球;口里人生產生活資料及絲綢布匹,茶煙瓷器,無不是口外人所求。商品的交換,形成了集、市、城、廓。


蒙古民族的包容大氣,寬闊胸懷,接納了遠方的來客,租地,給糧草,讓他們在口外安家落戶,經商興業。


包頭福徵寺大量收留了西口移民,給他們劃地,分牲口,幫助他們安家。蒙古民族溫暖的胸懷,撫平了西口人的傷痛,之后通婚通商,到現在蒙漢民族成了一家,根本分不出你我,走西口形成了一個民族團結,民族融合的典范。


兵匪潮:商潮的形成,給了兵匪滋生的土壤。散兵逃兵,以及種種原因造成的落草為寇,成了西口路上的一大隱患。多少商賈駝隊,大商小販慘遭劫難,以致走西口人辛辛苦

mg线上娱乐